H博士-忍冬

《奥特铁三角》番外1



咱今天来说说希卡利他爹……

“呕呕呕呕呕~~~~”

………………………

桀克用肮脏不堪的袖子擦干嘴角的残留物,用另一只手快速捂住眼睛。经过他前面的那位红族奥特曼用一种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瞄了他一眼后快速离开这丧气的地方。

桀克听到脚步声逐渐远去,才睁开眼睛。看着被一片呕吐物污染的墙,一脸愧疚。

对不起对不起老夫不是故意的老夫只是有病啊啊啊啊啊。

对没错,他有病。(被拍死)见了红族就吐的病。

因为自打娘胎里出来就莫名其妙带上这个症,所以桀克从来不怎么出门生怕看见红族。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严重,到最后连红色也不能看,否则就会……

“呕呕呕~~~~~~”

“谁特么在这里竖了把五星红旗?F**K要不是老夫要出来交房租才不会…呕呕呕!”

一阵干呕。

桀克生无可恋的站在墙角,流着宽面条泪用头上的奥特天线深深的扎进墙扭了几圈,疯狂的吐着。

突然头顶传来一阵轻柔的触感,不知何时出现在他后面的一名蓝族女子摘下了自己所带的淡蓝色遮阳帽子轻轻的戴到桀克的头上,然后缓缓离去。

“别被人看见了。”

桀克好不容易制止住干呕,赶忙回过头,只看到拥有一头瀑布般的蓝发、窈窕的身姿、淡雅的气质和轻灵的精灵耳朵的女士渐行渐远。

“哇这是天使姐姐吗!”桀克不顾自己惨不忍睹的形象在心中高声喊道。

此时桀克颓废了30000年的奥生第一次有了目标。

——————————— ———

“那女的后来是不是希卡利他妈?”美洛斯穿着T恤叼着冰棍看着前面那位古板的蓝族面瘫问道。

“嗯……是,吧。”

“喂啥叫是吧!”

“我不能……”桀克一脸痛苦的模样,手中记录实验报告的笔仿佛要被捏断。“我……”说罢桀克看向坐在不远处正在看贝利亚教训儿子的希卡利。

“嗯,怎么了?”

“我有事,别来打扰我。”桀克起身离开了布莱克指挥官的咖啡店。

“切,老一辈的人就是能装X。”美洛斯吐掉冰糕竖起中指恶狠狠的吐槽了一句。

不行救妻组没粮要饿死我。
几分钟指绘。
呃,幼稚园时期的药品互换?

《奥特铁三角》“乌与鹭”

(4)

他死死抓住我的袖子,不肯松手,好似我是他的救命稻草。

“他很喜欢你呢。”那女人对我说。

胡说。

哪是喜欢。

他的眼里充斥着许久不见的神情,以及求我带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焦急。

我轻叹。

“老老实实接受命运的安排才是你心灵的归宿。”说着,我把他放了回去。

他的眼神在霎时间如同死灰。
—————————————————————————————
安杜鲁星云。

“爸。”美洛斯和法伊塔斯钻地道来到荒郊野外的一块墓碑前。“我来看你了。”说着,美洛斯把手里的酒放在墓碑前,盘腿坐下。

说是墓,其实里面什么也没有。他们父亲和母亲以及所有亲人早在那场毁灭一切的战斗中灰飞烟灭了。

法伊塔斯无聊看天。

其实法伊塔斯对这个所谓的父亲并没有多少记忆,他本是不大想来的,但美洛斯每次都要拽着他来,拗不过也就不情愿的跟着来了。

“老爸对不起,你还没有儿媳妇。你在那边注意吃注意睡别再跟堂伯和叔叔们打架了
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 ……………………………”
法伊塔斯捂耳,又开始了。

M78

佐菲捶腰,一脸憋屈。

换你TM坐一上午绞尽脑汁一口水都不喝早饭也没吃审问犯人试试!

更那啥的是从这只882的嘴里套不出任何有价值的消息。唯一知道的是这只882的目的是趁人不注意把希卡利带回去。至于是谁让他这么干的,他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个出手大方的黑衣人罢了。

“你要怎么把希卡利交给他?”期间,佐菲问。

“他让我把希卡利带到SB438星球上……”

“……你确定这串代号指的是星球而不是车牌号吗……”

“日期?”

“没说,他只要我把希卡利放在那颗星球上其他的就不用管了。”

看来,保密工作做的相当严啊。

可怜我们的佐菲队长审问完刚跑回家还没开门就被奥特之父一个电话又叫到警备队大楼又从同事那得知希卡利没来上班急的抛下会议想去找他又被奥特兄弟抓了个正着拖到会议室了。
——————
“我出去找材料,勿念。”希卡利留下的字条上这么写着。

美洛斯看着希卡利留的字条,然后拿起笔认真仿写了一遍。

“我果然还是写不出你那么好看的字体啊。”美洛斯看着字条耸肩。

E3000星云

希卡利漫无目的地飞着,这里没有任何敢上前搞事的怪兽,也就加快了飞行速度。不一会儿体力告罄。便逐渐落在下面一颗小行星上降落。

深吸一口气,清新的空气充满肺部,好似使全身每一个细胞都重新充满了活力。不禁觉得偶尔也要远离自己的工作,给自己放松一下。
小行星上黑漆漆的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希卡利本想原地休息一会儿就走,但远处一道白色的闪光吸引了希卡利的注意。

希卡利紧盯着远处看,不一会儿,远处又闪了一下。这光是雪白色的,纯净没有任何瑕疵。
“好美的光……”希卡利慢慢站起来,快步走向远处。走了一会儿,映入眼帘的是一块手掌大的白色石头?骨头?

希卡利对眼前这个造型美丽的物件充满了好奇心,于是摘下手套想感受下它的触感。
轻轻的抚了上去,但想象的温柔触感并没有出现,反而石头在希卡利触碰到它的那一刻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能量剧烈的不稳定震飞了周围所有的石块,整颗小行星如同地震一般剧烈震荡。希卡利暗叫不好,想赶紧放开石块,可无奈希卡利全身都突然间无法动弹,大脑也因剧烈的震动无法思考。而石块中能量的外放仍在持续。

过了几秒,石块突然停止能量外放,一切都平静下来。正是求之不得的时刻,但希卡利心中充满了不安。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他真是不想再体会刚才那种地震般的感觉了,趁着身体可以动了就想赶紧离开。

然而希卡利还没走出几步,石头就如同着了魔一样快速飞到了希卡利的面前。

恐怖片的即视感有木有!

石头突然射出一束光柱在希卡利的计时器上。希卡利正诧异之时,身体中的能量突然不受控制开始波涛汹涌的翻腾,从计时器迸发出被吸进石头。

糟了!希卡利想赶紧摆脱石头,但力气也随着能量被吸收而消失,根本迈不动步子。不一会儿,计时器闪起了红灯,预示着能量即将被吸干。

能量如果被吸干……那不就是死路一条吗。希卡利努力抬起手臂想发射奥特签名,但发到一半就中断了。

“连发射奥特签名的力量都没有了么。”希卡利喘着粗气感叹道。“没想到会死在这……”

这时,石头再次停止了一切活动。好像感受到希卡利说了什么似的仅仅给希卡利留下了一点可供维持生命的能量。希卡利浑身的力气被抽干,腿一软就直愣愣地跪在了地上。

然而,还没完。

石头上开始出现裂痕,周围又开始因能量的干扰而震动。石头里涌现出巨大的能量向面前那个虚弱的蓝族直冲而去。希卡利根本没力气动一下,只能任人宰割。白紫色的能量接触到身体时,希卡利就感到浑身针扎一般疼痛;身体丝毫不听自己使唤,贪婪地吞噬着石头释放出来的能量。希卡利可以明确地感受到目前接受的能量已经远超它本身的几十倍。身体逐渐因为接受了过多能量而开始不停的抽搐,有些地方还因为承受不住开始出现裂痕。意识因为撕心裂肺的剧痛而开始变得模糊。

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吗?

不知过了多久,石头的颜色变淡,变成了和周围普通石头一样的颜色。然后等石头中的力量全部没入希卡利的身体后便掉在了地上,碎成了数块。

希卡利此时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不自觉的面朝地趴在了地上。最后一点意识便是看到梦比优斯快速向他飞来……

《奥特铁三角》“乌与鹭”

第一章 《夜幕》(1)
夜幕降临,还不是最黑暗的时刻,因为梦魇还没有开始。—题记

庆功宴会上。

宴会大厅里一片熙熙攘攘,奥特之父讲话的高潮早已过去,余下的便是众人自己尽情享受放松的时刻。

奥特兄弟们被各位宇宙警备队员们轮番敬酒,忙得不可开交;终极赛罗警备队的成员们被无数粉丝们围着要签名;奥特之王更是被小孩子堵的团团转,折腾来折腾去连胡子都被扯掉了大半。

“每个人都很忙啊。”宴会的角落里一个蓝色的身影若隐若现,很随意的嘟哝了一句。身着蓝白色长尾西服的希卡利端着酒杯(里面盛的是茶)自饮着。低调的性格不让他在众人的面前出现,而且自己的知名度也不高,除了科学院的同事以外倒没有主动去给他敬酒的人。不过这也正好符合他的心意。

“哈喽,希卡利。”一听声音就是美洛斯。远处身穿红黑色西服的美洛斯一手晃着威士忌另一只手背在后面,浅笑盈盈地向希卡利走来。“有空吗?”

“你看我像很忙吗?”

“也是,那碰个杯如何?”美洛斯把酒杯伸到希卡利面前。希卡利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装着茶水的酒杯上前碰了一下,随后一饮而尽。

“佐菲呢?”希卡利淡淡的问。

“他被一帮人包围着呢,我本来也想去找他的,但一看到那个庞大的阵容就退回来了。”美洛斯打趣着说。

“啧,大忙人。”希卡利微微皱了下眉头,倒也没有说什么。

宴会大厅通向二楼的楼梯下,一个邪恶的身影轻轻打开纸条,上面只写了两个字“行动”。

邪恶的身影嘿嘿的笑了两声,随后变成一个红色的奥特曼走了出来,然后拿起一杯酒,往里面加了一粒药。药在掉入酒中的那一刻便化作了丝丝气泡。


“希卡利教授!” 红色的奥特曼端着两杯酒快步走到希卡利面前。“在下久仰希卡利教授的大名,特来向您敬酒,请您务必赏光。”一番话说的极为诚恳,连一向不喝酒的希卡利也被打动了,纠结再三,最终还是接过一杯酒,和他对碰了一下。


这时美洛斯看到希卡利端着的酒,冷哼了一声。随后拍了下红色奥特曼的肩膀,指着远处的一个奥特曼对他说:“打听一下,请问那是谁啊?”


“应该是别的什么领导吧……”红色的奥特曼转过头看了一下。这时美洛斯迅速抢过希卡利的酒一口气喝光,把自己手里的威士忌倒进了空酒杯塞给了希卡利。希卡利一脸不明所以,美洛斯只是冲他点点头,投以一个放心的眼神。


等红色的奥特曼回过头,希卡利和他一起把酒喝光。红色的奥特曼一边喝一边暗笑,等喝光后向希卡利鞠了个躬,然后以想上卫生间为由想离开。


“这位年轻人,你是不是忘了什么?”美洛斯突然不怀好意的问他。


“???忘了什么?”红色的奥特曼突然涌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头上开始冒出冷汗。


“明知故问啊,你!”美洛斯暴起,抓起餐桌上的银勺子猛地甩向他。


接着就是一番混乱的打斗。



————————————————
(2)

我从妈妈手里接过被布裹得严严实实的新生儿。冰冷的触感顿时传遍我的全身,他躺在我的怀里微睁着无神的眼睛,不哭不闹。没有血色且煞白如雪的皮肤格外刺眼,犹如一具尸体。
————————————————————————————
“希卡利?”美洛斯见希卡利在发呆,于是轻轻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顺便踢了一脚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红色奥特曼。红色奥特曼自知打不过面前这个人,只能恶狠狠的瞪着他。

“还瞪?切,这么下三滥的下药招数都用得出来。说吧,你TM是菊花嘴还是882?”美洛斯面带嘲讽,蹲下死死揪住红色奥特曼的头发,把它上半身整个提了起来。

红色奥特曼疼痛难耐,不自觉的变回了原形,是巴巴尔星人。

希卡利不舒服的皱眉。

“怎么了?”听到骚动,佐菲从看热闹的人群里挤出来,也不顾什么形象了。但在看见巴巴尔星人的时候,还是吃惊了一下。

“怎么会混入宇宙人?”佐菲问。

“变成奥特曼跑进来的。”美洛斯回答。

“那,希卡利你没事吧?”佐菲赶紧跑过去抓住希卡利肩膀,却被希卡利一把推开。

“在下没事,多谢队长关心。”希卡利淡淡的回应道。

“希……”佐菲一脸无奈还想说点什么,但后面奥特之父浑厚的召唤声令佐菲无法继续驻足,抱歉地看了希卡利一眼便转身去处理巴巴尔星人。

这时,美洛斯的脚步有些不稳。希卡利见状赶忙扶住他。“是那杯酒的问题吗?”希卡利问。

“呵呵,是吧,你陪我回去好了……”美洛斯声音有气无力。

希卡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把美洛斯的右手臂架在自己肩膀上,左手扶着美洛斯的背。绕过骚动的人群,慢慢把美洛斯扶离宴会大厅。

希卡利家。

希卡利刚进家门就一把甩开美洛斯,把他推倒在沙发上。“装够了?”希卡利挑眉质问道。

“呵呵。”美洛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沙发上。“不然怎么离开现场,我可不想大晚上被一堆人问来问去的。”

“你倒挺悠哉啊,不过你怎么看出那酒里下了药的?是什么药你就随便喝?”

“我可是从小自己研究过毒药制法的唉,不管什么药我都能一眼认出来。而且我体质好,没事。”美洛斯一脸无所谓。
“……”

“而且,红族奥特曼怎么可能会给您敬酒呢?”美洛斯一脸不怕死的说出这句话。

“是啊……红族奥特曼……”希卡利默默的在沙发边上坐下,随手揪过被子给美洛斯盖上。美洛斯也不客气,一头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

(3)


“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了!!呜呜呜呜……”

“哎呀呀,怎么办呢,美丽的女士。您这样的请求令在下很苦恼呢。”

“但是请看开点吧,这是为了伟大的事业必须要做出的牺牲。”

“不,不!!!”
————————————————
“轰隆隆隆!!”黑暗的天空中劈下一道惊雷,熟睡中的希卡利猛的被惊醒。

“怎么又做这个梦了……”希卡利按了按凌乱的头发,一把抓起被子扔到墙角。此时旁边的闹钟上显示的是凌晨三点。

希卡利走下床,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了桌子。拿起桌子上的舒必利药瓶往嘴里塞了两粒后便如同一滩烂泥一般扑倒在床上。

等等……

这质感,不对啊。

希卡利抬起身仔细一看。

美洛斯躺在床上的另一边,拿枕头盖着脸,睡得如同死猪。

“美洛斯你个&—%*#%#!!!”

接着就是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打斗声。
———————————————
“这就是你被揍的原因?”早上,法伊塔斯搅着稀饭,问到。

美洛斯默默的给自己围上希卡利织的黑红色围巾,无言。

睡沙发一点儿也不舒服所以跑到床上怎么了嘛……

再说小时候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秋天来了啊。”美洛斯看向窗外,感叹到。

一曲未终已被弃于四季,一梦未醒已委身尘土,毫无防备。

看着窗外落叶飒飒洋洋的飘落,美洛斯不经意间想起那人的名言。

还曾记得希卡利说过:
“人分两种,一种人有往事,另一种人没有往事。有往事的人爱生命,对时光流逝无比痛惜,因而怀着一种特别的爱意,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珍藏在心灵的谷仓里。没有往事的人对时光流逝毫不在乎,这种麻木使他轻慢万物,凡经历的一切都如过眼烟云,随风飘散,什么也留不下。”

“麻木么……”美洛斯默默地念叨着。指甲划在玻璃窗户上的声音呲呲啦啦的很不好听。

“嘿,哥。”法伊塔斯敲敲碗。“怎么了?”

“没什么。”美洛斯站起来。“走,去看看老爹吧。”

日渐腐烂的身体。

《奥特铁三角》番外之“童话”

希卡利把佐菲忘了。

即使佐菲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但一时还是不能轻易接受。

你大爷的,为什么只忘了我却把美洛斯还记得牢牢的!

佐菲一脸不甘的整理着因希卡利暴走而毁坏的东西。

另一边。

奥特之母忧心忡忡的取下扫描仪,扫描仪上显示被扫描对象大脑没有任何异常。

“母上……阿光他,没事吧?”梦比优斯扶着坐在椅子上昏昏沉沉的希卡利,担心的问道。

奥特之母摇了摇头,放下了扫描仪。

这已经是希卡利第四次暴走了,即使奥特之母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找出暴走的原因。这让天天忙于银十字的她深感疲惫和无力。

“小梦,先带阿光回去休息吧。”奥特之母温柔的劝到。“等他醒来再继续检查,这样会好一点。”

“好。”梦比优斯扶起希卡利,慢慢的离开了银十字。

————————————

希卡利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一团红色让希卡利感觉格外陌生,不自觉的想要后退。

“阿光?你醒了?”梦比优斯激动的站起来。

“你……是谁?”希卡利一脸迷茫的问。

梦比优斯怔了一下,随后坐下。猫耳随着低落的心情垂了下来。

“其实阿光你……在第二次的时候就把我忘了呢。”梦比优斯无奈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希卡利默默的看着梦比优斯,小声的说到:“抱歉。”

看来你和他都不是那个人。希卡利想。

———————————

希卡利又暴走了,这次把赛罗忘了。

对此,赛罗可无法做到和佐菲一样冷静,于是把贝老黑一口气虐了好几顿。

贝老黑:靠!关老子屁事!

希卡利漫步在大街上,把领子拉得高高的,仿佛要把自己的面容老老实实的藏起来。

刚刚赛罗来看过他了,但希卡利对赛罗的关心毫不在意。

看来,你也不是他啊。希卡利不屑的想。

———————————

睡美人想着他想到失眠

空荡荡是你给我的堡垒

我不说只希望你能了解

就算没有王子

也想你在身边

-——————————

“醒了?”美洛斯擦了下脸上的伤口,问眼前躺在草地上的蓝族美人。

希卡利刚刚睁开眼睛,精神还感到一阵不适。抬头凝望,阳光下澈,影布石上,微风拂面,正是春和景明的一片大好时光。

美洛斯收拾着周围战斗过后留下的大量痕迹,一边用余光瞄着后面的人。

“你是……”

美洛斯在内心叹了口气,终于轮到我了啊。

“美洛斯?”

美洛斯一愣,还记得我?

希卡利突然痛苦的捂住头,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一些让人听不懂的音节:“你为什么不带走我……”

“为什么!!!”像是把22000年来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发泄出来一般,希卡利站起来恶狠狠的撞了美洛斯一下。因两人的体型和体重差距过大,美洛斯仅仅是倾了倾身子,而希卡利因反作用力一下子坐倒在地。

“我的错。”美洛斯一脸愧疚的看着跪在草地上哭的撕心裂肺的希卡利。“我的错。”

—————————————

雨点频繁的打在希卡利的身上,希卡利猛地一惊从昏睡中醒了过来,才发现他现在被美洛斯扛着飞奔,后面追着一堆怪兽。

“希卡利……咳咳……不要动。”美洛斯吐出一口红色的鲜血,难受的说到。

希卡利看到美洛斯浑身是血,眼中布满了血丝,而且全身温度比火焰还高。好像随时都要爆体而亡。

“这是……”

“用了C试剂的正常现象。”

C试剂。希卡利想。以跟我体内相同的病毒为蓝本制成的强化药啊。

“以后咱俩就是同一种族了……嘿嘿。”美洛斯转过头对希卡利笑了笑。

希卡利不说话,默默把头埋进美洛斯的黑红围巾里。

不知跑了多久,终于到达了一处冰库。美洛斯好像再也无法忍受了一样猛地踹开冰库大门一把把希卡利扔了进去,自己也一头栽了进去,顺便把冰库门关上了。

希卡利感觉这么一折腾有些头晕脑涨,把脑袋里的小星星晃出去后看向浑身冒烟血管爆起并不住颤抖的美洛斯,心中一阵波涛汹涌。

又不知过了多久,希卡利感觉越来越冷。冰库的温度表显示目前为零下四十度,再加上衣服被雨水打湿了。这感觉简直如同掉入冰窟。

求生欲望使希卡利去敲打冰库的门,但这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大门依然伫立在那里。

“我真的……不想死啊……”希卡利绝望的低下头。

此时,剑,开始蠢蠢欲动。

“不要……”希卡利流下了冰冷的泪水,滴在地面上瞬间结成冰。

突然,希卡利掉进了一个滚烫的怀抱。凝结的血液在那一瞬间全部恢复流通,剑也在那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美洛斯意识含糊不清,只觉得眼前这个蓝色的美人浑身很凉,抱着很舒服。就顺势压在了希卡利身上,任凭希卡利怎么挣扎都不松手。

希卡利伏在美洛斯的胸口,甚至可以听到这个男人强劲的心跳声,沉稳有力,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让自己无法抗拒。

希卡利缓缓闭上眼轻嗅着属于这个男人的气息。

好温暖,好安心。

好像小时候桀克大人的怀抱。

希卡利闪闪发光的银色瞳孔中突然涌现出久别重逢的热泪,嘴微微张开,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安则托斯①。

——————————————

接到消息后的安培拉不顾部下们惊奇的眼神火速赶往银十字,然后被满脸怨念的佐菲一个M87轰了出来。

病房中。

美洛斯对着他面前比他矮两个头打着感冒吊瓶的蓝族美人不停的道歉,顺便调戏性的刮了刮他的鼻梁。希卡利的脸顿时红的如同熟透的苹果。

在隔壁的奥特之母此时也松了一口气,这诡异的病终于褪去。


———————————

守护公主的永远是骑士,但是公主注定要和王子在一起。

剑啊,你可知这世间万物的生命都有自己的走向?

阿柏星美丽的表面下封印着恶魔的低语。

不幸的公主太善良,真的好善良。

竟天真的吞噬了孤独亿年的恶魔。

公主不用了解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 公主,只需要幸福的生活就好了,别的事情自然有爱的人,为她解决。

爱她的人,只有骑士和王子。

如今,骑士永远的、安心的离去了。

便只剩下王子了。

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这仍是个美好的童话结局。

——————————————

END

----------

①安则托斯:思索光明之神。

细数那些我曾经喜欢过的角色

我有个特点。

就是喜欢冷门角色,还喜欢得不得了。就连喜欢的CP也都是拉郎配。

1.鬼棍(尸兄)最爱的人没有之一,以后也会继续爱。
2.HIM(我的世界)对他的行为有好感。
3.瑞尔斯(赛尔号)喜欢他的性格和遭遇。
4.日向宁次(火影忍者)老早的事了。
5.千手扉间(火影忍者)喜欢他的处事态度。
6.猿飞佐助(火影忍者;真田十勇士;战国basara)喜欢他的处事态度。
7.毛利元就(战国basara)面瘫智将,让我倾佩。
8.希卡利(奥特曼)
9.美洛斯(奥特曼)

现在想想,简直感慨万分啊。

好久以前画的。


一个脑洞,嗯,也许棍子在进特能队之前是一位不良少年?


比例炸了,不过的确是货真价实的七头身。

《往事追忆》1

“请速速离去。”

“不要这么冷淡吗,堂哥。”

阿刻罗俄斯正在写毛笔字的手一顿,接着撩开遮住右眼的头发,把那只因没有眼球而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睛对着普罗米修斯。“若你要找死的话寡人奉陪,正好也找不到合适的眼睛代替。”

“……哥,我只想和你聊聊天。”

“离开吧。”怒气100%。

普罗米修斯下意识去摸了摸手腕上的伤痕,还没愈合,渗出丝丝金色的血。

真疼。

普罗米修斯盯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有种在照镜子的感觉。普罗米修斯心照不宣的笑了出来。

只是可惜是个面瘫。

此时阿刻罗俄斯也在盯着普罗米修斯的伤口看,看出其严重性后便转身从柜子里拿出绷带和药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只把绷带丢了过去。

开什么鬼玩笑,寡人可是人见人怕的凶王,如今怎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

普罗米修斯接住绷带,开心的说了声谢谢,便扯开绷带仔仔细细地包扎起来。

阿刻罗俄斯此时烦得要死,恶狠狠的瞪着这个红色的不速之客,一句话都不说。

“哥你生什么病了?”普罗米修斯包扎完后问道。

阿刻罗俄斯心里吃了一惊,但表面上还是淡定自如。“汝管得着吗。”

“嗯。”

听到普罗米修斯的回答后阿刻罗俄斯心里突然暴跳如雷,不就是给你个绷带你还来劲了!自作多情什么!

但良好的教养及沉默稳重的性格使阿刻罗俄斯没有把这些话喷向普罗米修斯。

阿刻罗俄斯索性不理他,径直走到兵器架旁,拿起轮刀开始擦拭。意味着让普罗米修斯赶紧走,他现在随时都可能和他打起来。

重达一百公斤的轮刀可不是吃素的。大病未愈的阿刻罗俄斯可吃不住这个重量,手不停地颤抖。渐渐轮刀从手里掉落,砸在地上,把地板砸出一个大坑。

“哥你何苦来呢。”

“你又想……”

“你不也很寂寞吗。”

“闭嘴!!!!”

普罗米修斯一句话直接如尖刀般狠狠扎进阿刻罗俄斯内心深处最不想触碰的地方。

“哥,你这样下去注定孤独一生。”

“走。”

“哥,面具如果戴的太久是会烂在脸上的。”

“赶紧走!!”

阿刻罗俄斯暴怒,此时也不管什么形象了。仅剩的左眼因怒火布满了血丝,眼睛周围青筋暴起,不顾虚弱的身体状况抓起地上的轮刀便向普罗米修斯的方向砍去,却砍了个空。

普罗米修斯直挺挺的昏倒在了地上。